目錄
  1. 序 & 帶牙套和做正顎手術的決心
  2. 牙套日記
  3. 正顎日記
  4. 拆牙套啦!!!
  5. 成为牙套族前需要懂的事
  6. 带牙套的好处与坏处
  7. 總結 (前後對比,時間,費用)

3. 正颚日记

戴了两年又四个月的牙套后,我终于可以被推进手术室了。手术前两天,牙医把我的牙套拆了方便手术进行。


@o@!!!!
“我好正!!”是我照镜子后冲口而出的一句话,哈哈。下巴还是凸,但牙齿已经整齐了。

我的正颚手术是在马来西亚的Sungai Buloh Hospital的口腔外科做的,医生是Dr.Kok。 这是政府医院,要在这里做正颚手术得经过牙医的推荐。(通常牙医都会有自己一向合作的医院,想做的朋友们请亲自问你们的牙医哦)

我的正颚日记是从手术那天开始就在记录的。比起牙套,我相信正颚的内容会对更多人有帮助,所以我都尽量记录下原文,有点长,大家耐心点吧 :P

2010年12月7號
办好手续,入住医院,身体检查,抽血,吊点滴(这个好恶心,讨厌死了),听医生的讲解。断食。
媽媽回家前很擔心的摸了我的額頭一下,那是我唯一感到後悔的時刻,吃到醬大個人還要父母操心,很沒用 :(

然后就这样呆在医院等待第二天早上七点被推进手术室。临睡前按照吩咐吃了安眠药,但我紧张到整个晚上都辗转难眠。这是我从牙齿长齐后就期待发生的事,那一刻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即期待,又害怕。万一手术的成果不如我预期的呢?我变得更难看呢?或更糟,手术失败呢?但来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既然决定了就要坚持到底。

2010年12月8日
我早上六點半就起身了。好好的洗個澡,出來後換上手術袍和浴帽。護士又給了我一顆安眠藥,那時候是早上七點多。吞下去后,我最後記得的事情是我躺在床上。护士们正把我送去手术室…..

其實啊,如果啊,你也想要做整顎手術或是其他需要全身麻醉的東西,真的不需要對“開刀”這件事感到太過緊張。因為它在你意識到發生之前就已經結束了,LOL

到稍微恢復意識時,只能隱約的感覺到自己躺在床上,一群人對我“上下其手”,換衣服,插管,貼感應器。我似乎還看到有男性在場,但我太累了,根本動不了,所以作罷。然後,暈了過去。

接著又醒過來,一個看起來像是昨天做講解的那位美女麻醉師在我臉前跟我說:“手術成功了…(後面的我不記得了)..bla bla bla”我問她幾點?“兩點半”。我想問她我的家人在哪裡,但又暈了過去。

又醒了過來。問護士:”mana mak saya?(我媽在哪裡?)” 護士:”apa?(什麼)” “mak…” “apa?”出盡吃奶力再說一次:”MAK!!” “oh,nak mak…nanti kita call(哦…找媽媽,等下我們會聯絡她)”。護士抓著我的手去拿一個像遙控器的東西,說如果我痛的話就按那個青色的鈕。然後我又暈了過去。

然後又醒來。這次看到幫我做手術的醫生們站在我床邊,主治醫生湊到我臉前來說了一堆話,但我只記得“we’ve achieved everything we decide to do”。這時候我才想起我還不知道我現在的牙齒是長成什麼樣,我用舌尖撩過牙齒,感覺不出有什麼分別。然後又暈了過去。

這次醒來,看见了我吗,聽到他說我的臉腫到很厲害。她拿了鏡子擺到我嘴唇前,我很勉強的把嘴唇撐開一點點,看到我的兩顆門牙微微的擋住我了下排牙齒。

那一刻,我想尖叫!!!!!二十三年來我第一次看到我的牙齿是上排蓋下排!!!阿媽我得咗!!!!

但是我叫不出啦,過不久又暈了。

然後就是一直持續的昏睡和清醒,每一次我張開眼睛,我媽就坐在我旁边,位置没变过。我一直不知道是她真的坐在那里很久,还是我昏睡和清醒的时间很短。

然後醫生說我可以喝一點點水了,護士拿了一小罐(真的很小罐,才10ML)水,慢慢滴進我嘴巴裡。我之前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小綿小花喝水的時候總會喝了一口就含著半天,再嚼下嚼下才吞進肚子。我現在終於知道了,是因為嘴巴太小。我的口腔都腫了起來,不這樣慢慢喝可能會噎死。

探病時間结束,妈妈回家了。我一个人呆在加护病房里直到第二天早上。

想做整顎手術的朋友們,請記得你們手術後不會立刻擁有一張完美的臉,相反的,會是…

這樣。:(
笑啦,笑個夠啦,一群黑心鬼 :(

Girls,請記住臉是很重要的! 就算你全身只有50kg,你的臉長到像有80kg的話,你看起來就是80kg了。媽的我從來都不知道我臉大可以醬難看:(

2010年12月9日
今天从加护病房转回了普通病房,已经48小时没进食了,身体很虚弱,但已恢复一些“神智”。

早上九点,医生来探望我了。
“你覺得還好嗎?”點點頭。
“可以呼吸嗎?”點點頭。
“可以吞口水嗎?”嘗試吞了一口,點點頭。
“可以咳一聲給我聽嗎?”嘗試咳了一聲。
“Very good.”

昨天開始喝水後,就一直有種想吐的感覺。那股悶氣一直卡在胸腔那裡散不去。闷了好久,feel终于來了。吐了一堆黑色的血出來。那是手術時從嘴巴流進胃裡的血。吐出來後全身疏通了不少,但我還是要說,在口腔和鼻腔腫脹的情況下嘔吐,實在是很恐怖的經歷。YOU TASTE EVERYTHING!!!! @_@!!! 有些血水塞在我的鼻子裡,跟護士拿了紙巾嘗試擤出來。一用力,我感覺到自己臉頰和臉骨是分開的…裡面似乎可以充氣…

手术第二天,侧面。
左邊那張是原圖,右邊那張是我用photoshop來預測消腫後的側面 :P

2010年12月10日
手術後第三天,如果你問我有後悔過什麼的話,我會告訴你:“我很後悔沒有帶peeling mask去醫院。” 你們有沒有看過臉上毛孔的“真實面貌”?跟它們相處了23年,在手術後終於跟他們“坦誠相見”。因為臉腫的關係,皮膚处于極度緊繃的狀態,所有毛細孔都被完全撐開。你想像不到原來毛孔的“底”是可以這麼骯髒!

我其實在微笑,臉太腫了看不出 XD

已经可以喝营养补充品了,每三个小时就喝一小杯的半杯…身体虚弱加上身上的管子,已经三天没洗澡了。油膩膩的頭髮,臉,身體,真的快讓我抓狂。

2010年12月11日
终于,我身上的插的管子都拔掉了。

正颚手术带来的另一个“惊喜”就是嘴唇的”变化”。还记得上面那张猪头照吗?嘴唇饱满得像Angelina Jolie一样性感吧?哈哈。
可是因为缺水的关系,第二天开始就“脱壳”了。肿起来的那层开始慢慢变硬,变成死皮,嘴角也浮现了瘀伤。然后我的脸上除了肿之外又多了一个吓人的东西。

今天午餐吃了一小杯煲得烂烂,没有鱼的鱼粥,开心 :D

2010年12月12日
精神还是很差。因为医院很吵,根本不能入睡。医院只是一个用来治病的地方,养病的话就免了,每个晚上都被吵醒,量血压啊,喝营养品啊…不是应该让我睡觉吗? :(

而且再不回家我妈的腰骨就要断了 :( 她从早到晚都在医院陪我,晚上睡觉时就卷在那张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的椅子上睡。我起身她也起身,泡牛奶啦喂药啦扶我上厕所啦,母爱真的很伟大。小时候写作文都写什么生病时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我23岁了才真正体会到那个精髓 T.T

办理了一堆手续和在政府部门必有的程序,大约下午2点,我回家了。

需要靠别人扶着才能躺下和起身,不然会扯到伤口。半夜里也因为突然呼吸不过来而惊醒好几次。但,还是比医院好太多了。难怪每次电视剧里那些病人都吵着要回家。

2010年12月13日
起床后洗了个澡。因为体力不支的关系,差点支撑不起自己那把长头发沾水后的重量(很像忍者乱太郎里那个总是笑到往后倒的大叔 >_<)而跌倒,平衡过来后忍不住笑起来,也太夸张了。洗干净了连日来的。。。油垢,人也精神多了。接下来的一天都在断断续续的昏睡和吃流质食物中度过。

2010年12月15日
入院时体重是五十四公斤,一个星期内跌了五公斤,剩下四十九公斤。绝食真是伤不起啊!原本就瘦的朋友请在手术前养胖自己,不然可能连内脏都减掉了。

2010年12月16日

今天回去複診,帶口罩免得鼻青脸肿的自己嚇倒路人。 瘀青擴散到頸項去了@.@

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瘦的人是可以这-么-怕-冷。穿着一件薄薄上衣的我在医院等候时抖得像是开了震动的手机一样。

嘴唇的那层干裂的死皮,被医生很豪迈的撕掉了(是直接撕掉,像抽纸巾一样豪迈的拔光了 >__<)。

2010年12月21日
因为体重狂掉的关系,一些不该小的地方也跟着脂肪一起。。。消失了 T_T 所以开始努力的喝木瓜牛奶,亡羊补牢。

2010年12月22日

手术后第14天,双下巴没了,但下颚还是圆圆的。每晚很努力的按摩,希望它可以恢复很sharp的模样。脸颊还是鼓鼓的,小部分知觉还没恢复,而且还顺便撑大我的鼻子和嘴巴。

现在这个阶段我的,已经能出门走动了,但还是不想参与任何社交活动。原因:一,不能吃东西;二,嘴巴只能开到能塞进一根吸管的程度,喝水都麻烦了,更别提开口交谈。

2010年12月24日
圣诞节 :D

現在的我看起來像是天生臉多肉的人,不說的話,應該也沒人會察覺我的臉是腫的 :P
手术后第18天,还是鼻子大大脸颊肿肿 T_T 可以笑了,虽然有些僵硬。之前因为麻痹的关系完全不能笑,现在麻痹慢慢褪散了,开始可以牵动嘴角,但那不见得是一件好事。笑让我的脸颊好痛啊啊啊啊啊!!!可我偏偏是大笑姑婆一枚,常常一下子忘了自己下巴骨头处于分家的状态,一张嘴就拉到伤口 T_T

Pages: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