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度过了温暖写意的三个星期,我又再一次跨越南中国海回到黑白城市。

并不害怕处在冷暖自知的城市,只是心里还是有点希望自己可以抛开一切虚华和物质回到家里去。只是回到去后要做什么?单是这一个问题就足以让我继续窝在钢骨森林里。

在家的时候我常常睡不好,想了很久我才得知固中原因-不够累!我想我还是适合忙碌一点的日子吧,真悲哀。

新工作在我回去后不久就开始了,那是我一直向往的领域,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