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从我有记忆以来住了十几年的地方。

来到吉隆坡这些日子,我还以为自己忘了怎么跟人完全真心的相处。但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好朋友,才发现其实一切只是模式和时机的问题,有些事情即使过了很久,也不会改变。

而且算一算,我跟你们所有人至少都有十年交情了我的妈呀,听起来好老。

回去看我以前住过的地方,每星期至少逃课一次的学校,感触良多。这里始终是我心里一道即使愈合了也不想再去触碰的疤痕。

想起以前的开心,难过,生气,无奈,和离开时的不舍,突然觉得很滑稽。

时间的洪流里,人的情绪是多么微小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