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在我现在就读的学校里有个很特别的老师。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他要求我们用没有任何线条的笔记本来记录要点。那时候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这样的笔记本,市面上卖的多数是像单线簿一样的格式。最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本A4大小的Sketch Book来充当笔记本。

上课的时候我很用心的写下了很多要点。那个老师突然说:“我要你们用这种笔记本是因为它没有线条局限着你们写东西,所以你们可以尽量的写,不用怕写得很乱,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放开自己。”

然后我低头看了看我写下的东西,虽然没有线条做引导,我的笔记仍然很整齐,排列的很有秩序。

我想,人是容易被定死在框框里的。

有时候明明就可以有所突破,但我们仍然很没目的一样的往同一个方向冲。有时候我们明明可以不一样,却选择了看似很平坦的道路来走,似乎那已经是一种程序,跟着不会错;不追随的话也未必是冒险的,只是我们都习惯了形式。

就好像明明没有任何东西局限着我,我却还是很无趣的认为笔记就应该要整齐才像样。忘了随意写下东西时那种像在做白日梦一样的记忆,印在脑海里更让人难忘。

我想,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算没有了所谓的束缚,我们仍然习惯被捆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