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我隻身搭上輕快鐵前往KL市中心赴約.

故意跑到較前端的車廂去,找個對面沒人的位置坐了下來.

在下一站的時候,突然很多人湧進了我身處的那段車廂.一個金髮碧眼的胖男人坐在我的對面.被逼和他面對面的我,只好很無奈的瞪著一雙死魚眼,面無表情的看向他的頭頂.

突然間,他比手畫腳了起來,我瞄了一下,他的動作很大,樣子看起來似乎很開心,在和坐在我隔壁的華人婦女用手語聊天.

車廂裡的人都望著他們,包括我在內.那個金髮碧眼的胖男人回過眼來和我對望,我向他微笑了一下,他也對著我笑了一下,然後就繼續和他的女伴聊天,還聊的很開心的樣子.

看著他們這樣比手畫腳的聊天時,我在想,如果他們想說悄悄話,該怎麼辦?

那一刻挺感慨的.有些人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卻還是努力的用另一種方式來溝通.

反而能夠輕易表達的我們,卻總是選擇不說.

人總是不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吧,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