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電腦螢幕右下角上的小時鐘,是時候出門了.

我無奈的瞄了突然飄起的毛毛細雨,無奈的打開雨傘,快步走向目的地.

背包很重,新買的鞋子很輕.雨水突然滂沱了起來,我只好無奈的走得更快.

眼前出現了兩個一胖一瘦的女人,走路很慢,是穿長裙的關係嗎?心理咒罵一聲后,加快腳步超越了他們.

不久,眼前出現了一個瘦弱且邋遢的印度人,撐著一把看起來快破了的雨傘,一拐一拐的走在我前端不遠處,抱著一個小女孩.父女吧?

小女孩很可愛,眼睛很大,臉蛋靠在爸爸的頸肩處和爸爸說悄悄話.

她溫暖的靠著爸爸,而爸爸半邊身子淋濕了.

我趕時間,快步越過了他們.走了一會,來到了一灘積水面前,心理嘀咕了一下,決定饒到旁邊那顛跛小路走過去.心理想著,不知道印度爸爸會如何越過?

本來能夠容納兩個人的小路因為雨傘的關係變得很窄.但是窄卻改變不了我的習慣.

依舊把眼神望向很遠的某一點,把旁人當作透明一樣繼續走,任由雨傘和雨傘之間產生碰撞,來禰補一些我不屑產生的火花.是這樣的吧?

來到了大馬路旁邊,等了很久都不見人型燈轉為青色.印度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後頭一起等著走不完的車子.

終於人型燈轉綠了,印度爸爸一拐一拐的走,小女孩在他的肩頭安穩的睡著了,他髒髒的T-shirt已經在滴水了.

要安全的和心愛的人一起抵達目的地,一定很不容易吧?

走到了我的目的地,低頭看了看,我的新鞋子溼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