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學校的時候,有一個很會畫畫的老師,他下筆很有勁.有一次,他demo完了過後抬頭問:”會不會覺得,女孩子很難做得到?”

當時的我被那句話刺激到,決定要好好的學,我要證明給他看,為什麼女孩子不能?

結果,我下筆的勁還大過很多男同學.當時那個老師說了一些肯定的話,讓我覺得我不斷的練習是值得的.

那時候的我很開心,我第一次知道為自己扳回一城的感覺是那麼爽.

小學有段時期,我很懶散,無心向學.那時候我有個英文老師很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你曾經是我的驕傲,我常常因為你是我的學生而引以為榮,但是,為什麼你變成這樣?”

那時候的我很無地自容,年級小小第一次知道,原來讓別人失望的時候自己也會不好受.


在我印象中,這好像是我最後畫的一幅.

March 2006
不知不覺已經兩年沒畫過東西了,一定退步了不少.

我覺得,我算是個幸運的人,常常在不同的時間地點遇到願意扶我一把,或是指點我的人.但這些情況在我長大後越來越少了.不知道是因為我遇見的人越來越冷漠,還是我越來越像不需要其他人替我擔心的模樣.

但可以確定的是,即使沒有任何人的幫助,還是得繼續.

以前看過的一句話-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否定你的能力,可是只有你能夠證明你可以.

而我,很喜歡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