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收到男人送的戒指,是17岁的时候。

离开他时,那枚戒指就这样躺在书桌上。上面的钻石还是跟以往一样亮眼,一点都没变。只是人变了。

钻石的主人若没了爱,它多永恒也是徒然。

有个女性朋友常常在有闲钱时买小首饰犒赏自己,她买的最凶是戒指。有次我打趣问她:“买那么多戒指做什么?等你十支手指都戴完了,你男朋友就有借口不送你了。”结果她的回答更绝:“男人只需要送我结婚戒指就好了,到时候我会把我十支手指上的戒指都摘下来。我还没打算结婚,他送我戒指的话,分手还要还他,多麻烦。”

想想,她说的也不无道理。

看《Sex and the City》,Samantha收到男友送的超大钻戒,心花怒放之余还要厘清那只是a ring with diamond, not diamond ring, 多不浪漫啊。

这是我不必担心归还问题的戒指。

忘了从哪听来的一句话:“女儿是男人的最后一个情人”。
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我会是最后第二个,还有个妹妹争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