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看一部新加坡的连续剧,剧里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说:“如果他不要你,你跟我在一起,我会疼你一辈子。”女人听后,说:“你说你会疼我,可是不是爱我。”

那时候觉得好像懂了一点什么。

最近这几年,越来越能感受到戏里的那个男人在想着什么。

“爱你一辈子”,那样的承诺太累了,累人到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做得到。可是承诺“疼你一辈子”却不同,即使我不爱你了,我仍然可以是个对你很好的人。

可不是吗?我们常常都说再也忍受不了另一半,却还是留在他身边。也许,让我们留下的,已经不再是爱情,只是一种不愿意抛弃对方的信念。

绑住两个人直到永远的那条线,往往都不是看似很可歌可泣的爱情,而是责任。只有责任,才可以让两个之间已经没有爱情的人仍然愿意牵起对方的手,说:“我们还有感情”。

当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的那一刻,我会笑着点头并且相信你。那一刻过后,我仍然是个追求爱情渴望爱情的平凡人,只是天长地久与否,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何必执着于爱持不持久的问题呢?承诺太虚幻了,爱情的承诺更是如此。眼下的我们幸福快乐,就很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