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外婆的丧礼,我以为我不会哭,毕竟跟外婆的感情并不深。但泪浅又敏感的我在看见外公红了双眼的时候,终究忍不住哽咽。

外公在棺木旁端详在里头沉睡的外婆,满脸尽是思念。

我想起去年他们庆祝结婚五十周年时,老夫老妻在台上肉麻的样子。

年初二时,外公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派两封红包给每个儿孙,一封是他的,另一封是外婆的。他说那是外婆给我们的纪念。

一起度过了那么多个岁月的老伴走了,一定很伤心也很寂寞。我甚至不敢去想象自己有天也会碰上这样的情景。

即使已经过了这么多天,每当想起外公红红的眼眶和鼻头,我还是很想哭。

回到KL后,突然有个很自私的想法。我希望身边每一个我在意的人都比我长命。生离死别这回事,我似乎承受不起。如果我先走,那样的话便不会太痛苦。

听妈妈说,年初一晚上时,有只蛾飞进了家里,在屋里头徘徊。第二天早上,它停在外婆的牌位旁,死掉了。

如果有天我爱的人变成了飞蛾回来看我,我想我一定会哭得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