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日记 | ♀♥♀伊甸园♀♥♀

失去

经历过许多生离,死别这回事我倒是懵懂。

生命里有许多过客,面对离去的人,我想我不只是该跟他说声谢谢和珍重。

时常告诉自己不要把我得到的拥有的都当成是理所当然。因为这是一种恩赐,一种应该好好珍惜的事情。

我是个害怕失去的人,不论是人或事物,可以相遇和得到已经是不容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一辈子都不会和它们分开。

只是,生命里有太多东西会离我们而去,无论我们多么害怕,都还是得学会接受。

曾经爱过的人,不论他们多糟糕,不论现在是否变了,我都希望他们会活得好好的。

离开时的伤心算什么?至少伤心让我们学了更多,至少离开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说掰掰。

有些人,连想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很久没有看电影看得哭了,还哭得挺凄惨,尤其是那句“You can take me now.”。

《The Brave One》很好看。看的时候,请记得不要只用眼睛。

舍.得

最近女人和她那位已经在一起快八年的男朋友分开了。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由衷的为她开心。

女人大我一岁,她从13岁开始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直到最近。期间分分合合过很多次,都被挽回了。可是这一次的分开是怎么也挽回不了了。

那个男人很花心,当他知道她离不开他时,就开始发挥博爱的本性。简单来说,就是把走不掉的放在一边,然后去找会到处乱跑的。一但东窗事发,男人就会上演苦肉计。他在女人的家门口彻夜守候,一见到女人就立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还下跪求饶。结果,当然是女人心软了。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男人还是重复的背叛女人,背叛过后重复的使苦肉计,女人重复的原谅他。

每一次男人出轨的时候,女人都会找我倾诉。多少次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女人诉苦的次数越来越多的时候,哭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劝她离开这个男人,她狠不下心。她说她放不下这么多年的感情。她看着男人从一个普通的毕业生变成事业有成的老板,她说这过程很累,不想再来一次。

那时候我告诉她:“不想重头来过不代表要继续辛苦下去。”她摇摇头说我不懂的。

我想也对,八年的感情,我没经历过,的确不懂要割舍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女人很累了,心力交瘁的懒得去管男人是不是又出轨。只是他们还是没有分开。

直到前两个礼拜,女人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她和男人分手了,我恭喜她说:“你很久没有好好享受单身了喔!”她给我的回应居然是:“我和xx在一起了。”她继续说:“很久没有好好的被人爱了。”

当一个人拥有很多却不愿意给你的时候,还不如一个平凡却肯给你一个拥抱的人。

我一直认为舍不舍得是mind set问题。你认为你能够放得下,你就舍得;反之你就做不到。现在我才发觉,原来逃离一段感情需要的不只是勇气和舍得,还需要一个愿意带你逃离的人。

局限

曾经在我现在就读的学校里有个很特别的老师。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他要求我们用没有任何线条的笔记本来记录要点。那时候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这样的笔记本,市面上卖的多数是像单线簿一样的格式。最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本A4大小的Sketch Book来充当笔记本。

上课的时候我很用心的写下了很多要点。那个老师突然说:“我要你们用这种笔记本是因为它没有线条局限着你们写东西,所以你们可以尽量的写,不用怕写得很乱,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放开自己。”

然后我低头看了看我写下的东西,虽然没有线条做引导,我的笔记仍然很整齐,排列的很有秩序。

我想,人是容易被定死在框框里的。

有时候明明就可以有所突破,但我们仍然很没目的一样的往同一个方向冲。有时候我们明明可以不一样,却选择了看似很平坦的道路来走,似乎那已经是一种程序,跟着不会错;不追随的话也未必是冒险的,只是我们都习惯了形式。

就好像明明没有任何东西局限着我,我却还是很无趣的认为笔记就应该要整齐才像样。忘了随意写下东西时那种像在做白日梦一样的记忆,印在脑海里更让人难忘。

我想,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算没有了所谓的束缚,我们仍然习惯被捆绑着。

这一阵子,掌柜同学买了很多糖果来学校来请大家吃。有一次,他拿了一颗请我吃,很欠扁的说:“天天请你吃一点,给你下辈子欠我~”

然后我静了几秒,他转过来又说:“你不好跟我讲这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我正想这样说。”

“妈的!”

很多人说若一个人对你千依百顺到了离谱的境界,那么就是他上辈子欠了你很多。
然而我觉得人与人之间都是相欠的。我们的身边总会有几个让我们心甘情愿付出的人,或对我们言听计从的人。差别只是他们是否成正比。

有的人天生的好人缘,只要开口请求帮忙就会有人赴汤蹈火,总是有贵人相助,要不然就是不论做什么,都可以很顺利。如果真的有积德这回事的话,他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

有的人很命苦,不论做什么都不顺利,而且总是给别人利用,被人欺骗,或其他更惨的遭遇。这时候,就不要说他什么上辈子没积德的风凉话了,很惨了,我们还应该说是他上辈子做太多坏事吗?

还有些人,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摆出一副“你欠我”的样子。好心帮他的忙,做的不够好要被骂;或一大早立刻摆臭脸,好像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心情很不爽;要不然就是自己做错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说长道短说都是谁谁谁不好。

我想我是幸运的那一个,虽然我身边有对我很坏的人,让我恨之入骨的人,喜欢对我冷嘲热讽的人,但都只是少数。关心我疼我的人都很多。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想说这是不是上辈子我做了很多好事?让这辈子这么多人欠了我一样。

也多亏了那些对我很坏的人,至少我知道原来每个人的限度都不一样。

有的人可以给我一直欺负却“逆来顺受”,还觉得很荣幸一样;有的人根本就不屑看多我一眼。起初会很介意,但后来想想,别人对我不好也不是因为他很刻薄或我很糟糕,这不过是不同的人有不同标准。我总不能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像上辈子欠了我一样的对我很好。

如果这相欠论是真的,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下辈子可以都过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