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十日,小绵的生日^^

前几天翻看她们小时候的照片,突然惊觉她们不是小孩子了。小时候直直的耳朵让她看起来很像Winnie the Pooh的好朋友Piglet,年纪大了,往下垂的耳朵让她看起来…呃…很像猪  (而且行为举止也很像猪,难怪被取名叫guinea pig)

前几天因为到外地的关系,我把她们送到了“生母”那儿去寄宿。她一看到小绵就说:“哇!好肥!!还有双下巴!”

最近我很爱把小绵放在胸口上,替她“马杀鸡”。一开始她很抗拒这种“亲密接触”,现在,她已经可以在我身上呼呼大睡了。如果我按得不舒服,她还会推开我的手,然后抬起头瞪大眼睛。等到我用她喜欢的方式继续按时才一脸销魂的躺回去,真是难伺候wtf =.=


若在按得最舒服时停下,她就会用这种眼神望着我。

小绵身上的虱子再次“卷土重来”,已经连续放了几个月的药,每两个星期冲凉一次,连笼子也换了,但还是不见好转。朋友说干脆剃光她的毛吧。听说狗狗的毛被剃光后会伤心,不知道天竺鼠会不会也这样?

因为太沉迷《宫心计》的关系,小绵和花花各自被我取了个封号lolz~一个叫虱绵妃一个叫屎花妃(乱大小便的后果)。


女儿,你这样睡会落枕…


awww…